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我提醒过取关,没有这么做的,那很抱歉你们又要看到一些很烦的东西。

其实我不想在公众平台大吐苦水,这显得很恶心。但更恶心的是,我并控制不住这种行为。这样我就不得不躲去没人关注的小号,移除关注我的人,在没有视线的地方发疯,就像我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发疯。

那里没人听见我,没人看见我,没人理我。是安静的,随意的,任性的。我可以伤害自己,我可以取悦自己,我可以在窒息里高潮,这感觉好极了,至少好过我在人群中大哭大叫,行人匆匆而过,司空见惯。

应该是司空见惯的。每个人都有情绪。每个人都有一万种情绪,不定期要发泄,谁也不特殊,谁也不该被格外照顾。这很平等,很人权,很自由心证。一个人在渴望关注的时候总是对别人的打扰,每个人都应该认识这一点。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对话的中心是自己。

又或者说根本就是你过于狂妄。你以为什么都会围着你转,你把别人当成烟,然后痛苦自己不是一棵高的树,痛苦无人来依附你。而后你责备自己的无能。可你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吗?你把自己当成英雄吗?

醒醒吧。走出你的梦,走到现实中去。你不是一个艺术家,不用神化你人格的缺陷。你的人格是有缺陷的。你嘲笑别人愚蠢,可你是有缺陷的。你仿佛一个残疾人,却在嘲笑跑不动路的普通人。当你意识到你的所有情绪,你的激烈,你引以为独特的部分都源于你的缺陷,那么你还剩下什么?

你还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多么希望自己知道,多么希望有人告诉我,或者我自己去找到这个答案,可我不知道。我双眼是盲的,心窍是堵死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痛苦的原因,不知道我存在的意味,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可以平静而快乐,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流空。我从来不快乐。过去还不太明显,但我清晰地知道,我从未感受欢乐。喜悦,激动,猛烈的欢喜,我是陌生的。但我知道痛苦,知道空,知道坠落和沉睡,知道破裂的绝望,知道心灰意冷。然而,我所经历的,是千千万万人同样所经历的;我的故事并不比任何一个人新奇,我的命运也不比任何一个人悲惨。但为何要让我痛苦。为何要让我沦陷在种种情绪的漩涡里,让我被风雨吹打,被巨浪挟裹,不由自主,向深渊又进一步。我过去常常写命运,写与天挣命,写苟且的英雄,落魄穷途人。我固然知道,或者说周围的一切都要我“知道”,命在自己手里,路在自己脚下。

可我的脚下什么都没有。

我身处虚空里,无天无地,无光无暗,无善无恶。我没有路,没有光。我不知所从来,也不知向何处去,我仿佛成为一个错误。一个诞生在错误躯壳里的错误意识,一个平凡人无力招架的奢侈魂灵。它太奢侈了,我活不好它。我满足不了它。我无法让它快乐,无法让自己快乐。

可人都想证明自己没有错。我起初想找一个朋友,后来想要一段爱情,真心实意,希望有一个人懂得我。或许我就能快乐。可其实一想,如果你的不快乐是原本就注定的,那么就算有人懂得你,也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又或许你偏听偏见地得到自己竟无错误的结论,就越发放纵,离群索居,自暴自弃,成为社会的边缘,最后又在社会的紧缩中消失。

那听起来竟然是幸福的。我爱的人,她们看着我。看我的脚,我的手,我的头,一点点消失在空气里。她们叫我的名字,我便不会再孤独了。

评论(1)
热度(2)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