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她对我示好。

可一旦我说:“跟我回家吧!”她便停下了。

我们的关系便结束于此。

不想写东西,发照片充数

迷幻夜少女

果然,只有又瘦又白金发小美人才能穿得起一身黑(。

这对好吃,我要下海搞百合。

毕竟蒙哥马利也死过一次,和佐伊怎么搞也不会暴毙的,很完美。

荒野孤庙,堂皇得像佛祖的坟

终章

窗外湿湿冷冷地落着雨。黎明的天色惨淡洁净,只有对面住宅楼突兀地残留一团脏黄色的光。路灯奄奄一息在窗框边缘。玛琳,一朵冰冷的水仙花,垂死一般躺卧在她的床上。

“我的朋友,”她喃喃低语,“您真该来看我一眼。”

她的一只手臂垂落床沿,软弱地挨在地板上。她的肉体夹裹在灰白床单,白墙与黑床之间。像一幅黑白的《哀悼耶稣》……雨滴反复不停地敲击她的窗户。

多么可怕啊!剧烈的风雨,冰冷的透着死气的清晨。每一个清晨都浸透着死亡的气息,而彻夜不眠的人在此刻亲眼见证他们的坟墓。

地板将潮湿的地气传递进她的手指关节。玛琳一阵发冷,她蜷起手指与脚趾,缩起赤裸的双腿,她又变成一只雏鸟。

睡裙卷到腹上,她的双腿苍白冰冷。

如果此刻...

死亡玫瑰乐园

游船

拉郎,古天乐x黎明,《黑社会》李家源x《堕落天使》翁启明

*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常常受伤。

似乎有人对我说过,受伤是因为有人惦记你,想你不再这样下去,就要你受些伤,好怕痛停手。

我又想了想,觉得很好笑。因为并没人会惦记我。而总受伤是很烦的事,我要一次次把子弹从身上挖出来;我很讨厌这种工作,把自己挖得千疮百孔。如果那人真的惦记我,就不该让我受伤。

所以他说的不对,但我现在不能反驳他。因为他已经死了。

那一天晚上一起还死了很多人。我把尸体塞进麻袋包,麻袋堆满了整条船。我开船,李家源坐在船边。船上只有我们两个活人,中间横着许多尸体。我边开边吸烟,船走得很慢,五根烟之后我停下来,就在那抛尸。

我们卸了很久,最...

白愁飞很急,王小石很慢,而苏梦枕无所畏惧。

白愁飞很急,急得要命,急得心里有一团火,脚下有一盆炭,日夜煎烤着他。苏梦枕就是那火中的一颗火苗。苏梦枕一天不死,他就要急下去;而苏梦枕死了,他仍旧会为其他的火苗而急,因为他是个正常人。正常人都是急的,急着升官,急着发财,急着脱离苦海,急着早日翻身。往来碌碌,匆匆受苦的,都是正常人。而白愁飞又是正常人中的聪明人,那么他就要更急,更焦灼,更难耐;因为他是聪明人,聪明人总自觉更配获得一切。

王小石也不蠢,但他不急,只因为他是个怪胎。

所以白愁飞才能做“金风细雨楼”的副手,而王小石却在大街边开药铺。

王小石不急,他很慢。慢着写字,慢着抓药,慢着看病。若是温柔来了,才...

欸,胡思乱想做咩,夏天需要三味线,需要桃子和浴衣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