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我志不在此。

深夜食堂

大D万万没想到几周之后竟能土中回魂。他第一个念头,Lok要后悔咗,他完蛋咗。他想了一百种报仇的方式,可等他扒开土,把自己像条尸似的好容易扒出来,已经累得四肢乏力,身上衣服烂成一条条,又想起妻儿,强撑着挖遍了山头,只挖出两具尸骸。

他再抬头看,天高日晴,风云如旧。

一生傲慢转头空,拼得一身伤,只拼得妻儿一起枉死,罢了。江湖梦土下了了,恩仇怨一笔勾销,当夜一艘轮渡,大d离开香港去往大陆,靠一点年轻时的手艺,开了家小小冰室,卖些饭食,也卖奶茶小吃。他起名叫九龙冰室,墙上总挂着一根龙头杖,提醒自己切莫重蹈覆辙。

直到几年后,一个叫李家源的人闯进冰室。


李家源走进这间屋时,手上已经沾过当初杀...

碎镜

3

这是一个春日的结束,也是一个夏夜的开始。

活泼的时刻!坟冢又堆满新花,尸骨要妆金饰玉。娇嫩的小姐,烂透了的人,流着脓水的肉,脸颊红润的青年,歪在羽毛垫子里,睡在嘶嘶乱动的响尾蛇堆里。犯懒。夏夜变短,快活像急着交配的虫。下面是层层的裙子,上面是重重丝绸幔帐,栀子花的香气是张牙舞爪的猎手,廊阴里捉住人接吻。青灯里流着青烟,敞开的领,白软的胸,大腿根上勒着蕾丝花边;尖声的笑,悄声的骂,一双双,一群群,笑眼里滴着泪,嘴唇上涂着血。看这些富丽的白蛆,看这些肥软的娇躯,看啊,她在阴影里解开裙子,把你供养在她肥沃的雪原里,像一只蠕虫拼命钻进松软的黑土,你钻进她的身体,她的脑壳,从一只鼻孔里爬出来——...

碎镜

2

我心神颤栗,充满憎恨——是我的——是心和神志——是咖啡因让我活跃,让我的思维缢裂,让我凭空生出摇晃的百千个我的影子。这些影子时而重合,时而剥离,时而交叠部分阴影,于是我看见百千万个我,千百万个迫切的恐惧的慌不择路的我。咖啡因在我的脑波上挥动着鞭子。我在每一次颤栗里体味天堂与愉悦,随后在每一次跌落里体味懊悔和焦躁。我扯着自己的神经速降,速降在我渴望离去的界面上。我的脚底一次次触及到土地,每一方土地在我触碰的瞬间破裂成二维碎片。那时我在一个平面,我在一个空间,我是一条线,是一个质点,是一个支点,是一滴墨水,一个错误,一个未知,一个无限,一个可能,一个不确定,一个可追悔,一个可拥有,一个可了结...

我糙老穆真他妈美

老相册:

肖斯塔科维奇和穆拉文斯基在一起的日子(手动@安娜)

1960年代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卡尔x马库斯】手提歌利亚头的大卫

更加瞎编


性与死亡同体共生。

马库斯合上书本时,他正站在墙壁与落地窗的交点,一半阳光斜斜地照过他的肩膀,使他的影子与书丛交融。

“我不明白,先生。”沉默许久,他迟疑地、困惑地开口:

“究竟是性带来死亡,还是性引发的欲望带来死亡?”

*

根据法律法规此内容回复可见

*

回到书架前,回到墙壁与落地窗的交叉点:一切已经悄然不同。阳光拂过微微起伏的白纱窗帘。卡尔在轮椅里本昏昏欲睡,听闻,半睁开昏聩的双眼,先问他的仿生人:“现在几点钟?”

“十四点二十分,卡尔。”

卡尔看了看沉寂的大门,才会过头,问马库斯:“你为什么这么想?”

马库斯站在那,像一道暗影,上面劈开一道明亮的光。他...

【卡尔x马库斯】着衣的马哈

基本瞎编

在画师还精力充沛时,他是不会情愿把马库斯当成儿子看待的。他们必然在情同父子之前有过一段长期的、其他意味的亲密关系。

画师没那么喜欢后代。一个自以为出色绝伦的人不会甘心把自己的一切供养他人,就像一个大展宏图的君主不会希望他的儿子过早即位。后代的出现意味先代已走向衰亡,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后代,他亲生儿子的出现对他的骄傲已经是致命打击,让他首次开始恐惧自己的江河日下。然而他对自己的恐惧所选择的解脱是逃离。从此他远离自己的家庭,对亲生儿子疏于问候,因他还没有准备好退出他自己的舞台让给下一个人。

在新的世界里,他要求自己只能有情人,或者缪斯。于是他在自己的别墅里以马库斯为模特,夜以继日地作画。那时他五...

跌落尘热骨冷,素来情少恨真。
黄粱一梦不单纯,还醒还远还深。
究竟难逃草莽,原来偷生无门。
风流云散了无痕,此间本无人。

。红白玫瑰

风流花见风流人,亲切友好交换了意见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