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老子就喜欢日野b

一个飞贝壳拉普儿,给大家看着玩

兰州贝贝李京泽
单刀赴会了不得
ironmic上斩妖除魔
台边下定决心的弹壳
这位兄弟不能放过
当晚带飞去他房间里坐坐
药都吃好润滑也搞过
今晚这员大将非他莫属不能放过
必须收入囊中
飞哥色诱贝贝无动于衷
心想这人果然他妈是攻
那就要看壳总表现 蹲下来舔贝贝卵蛋
边舔边说加入红花会 天天能吃饱饭
可怜的贝贝十七岁的年纪
未成年的小孩只打过飞机
现在莫名其妙被夫妇拉着3P
这场面实在太过刺激
丁飞的手把着弹壳的腰
弹壳的屁股扭着别样的骚
身后的穴一早弄的湿透
随便插插就能干到最软的肉
根本没干过没睡过贝贝要起来没够
可怜弹壳的屁股被操得通透
但有句话说的好
男人屁眼可以插
但是面子不能塌
今晚老大给你睡
明天得加入红花会
贝贝就这么...

【桥壳盖】超社会之纵虎归山

 @盖中盖高钙药片 的洗白后续,还没到桥壳车,只能等下一章超社会之愿赌服输了(大概

黑帮设定,大家懂的,借壳上市,和真人没半点关系,随便看看好了。建议先看洗白


——————————————————


“程剑桥和周延走了多久?有半个小时吗?”刘嘉裕沉默半天,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这对大哥小弟走掉之后,刘嘉裕就一直坐在那抽烟,一根接一根,眉头拧着,不知道出什么神。他想不通刚刚的事,更想不通程剑桥这个人。小腿上的力气好像还留着,动一动就发麻,他没听过这个人,但程剑桥的眼神怎么看都不是无名小卒。他是该放他们走的,此刻却有一种强烈的放虎归山的不安。刘嘉裕烦地手指地来回捻烟...

“我不是不想死,我是不想为自己死,太自私了。我倒是宁愿以身殉道,可真是无道可殉啊!”


“你怎么自个杀逼事都这么多。”


“社会性动物,理解一哈儿。”


我每每是故意的,强迫性地,一定要用尽手段让我看中的人爱上我,陷入我,眼里只有我。

我可真是狂妄得无法无天了!

可我又能如何呢?人生来都是残缺的,都是破烂不堪,丑恶难忍的。人只有对着爱你的人,仿佛情人眼里出西施犬。对方戴上模糊不清的幻想的镜片,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美丽的影子。人只有在追逐而未追逐到的时候,才能看见那样幻梦般美妙的身影,获得那样全身心的满足。而我,我就想做这样一个幻梦呀!就让它五秒钟就破灭,几个星期就媚俗无趣吧,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要我被挑剔的,勉为其难的眼光看上一分钟,我全身都会因膨胀的疼痛感而坍缩。

我不怕说出:我无法从情人和朋友那接受一个不字。因为你们本就是选中来称赞我的。...

我不操社会,只操自己

最近全是顺口溜,太傻逼了,发个合集算了

人为了活着都不容易 
我一个普通人对谁硬气
伤来伤去被伤的人都爱你 
可你看你最爱只有自己
贫穷是与生俱来的负累
自私是你我心知肚明的罪
屏幕的光照着晚睡的鬼
全靠一张使人快活的嘴
无人时狂躁得难以入睡
闹过后更觉得空虚疲惫
天亮了人醒了全化成灰
说再多填不满拧巴的胃 
灌不醉揉不碎没滋味真心累
恨不能割开我取出心肺
不知道一天天为什么活
你问他他问我无可奈何
卡还要照打表还要做
正常人日子你放着不过
没人在意你自甘堕落
只有你妈不知前世作恶
今生要受到你这样折磨
你不是她的天使你是恶魔

悲报
没买到黑兰州
还找不到自己的大卫杜夫
只能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偷室友的爆珠
好容易弄到了...

最后一餐

“她过去一直做个殉道者,如今又软弱于自己的良心。她想结束,就向她唯一的主人献上身体。”

lion一直在食人宴会的席位上。新的一轮飨宴在旧的腥风与美味中开始,第一道和最后一道菜都是joe的血肉,这是有始有终。 ​​​

*
lion很难说清自己对joe的情感。她们比起单纯的利用当然要多些东西,一些长时间和亲密的距离才能带来的东西。五年已经足够长,女孩变成少女,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她们分割光影,共享一切,除了恋人的情感。她们的情谊靠信念热切交融,更像一名狂信徒与主教:神的仆人,她们都是神的仆人。谦卑,忘我,疯狂,日夜谋算。她的神是真正的神,她们都如此相信——是这方土地,这片王国,是天地间唯一救赎世人的神祗。...

日吗

文字怎么改都被屏蔽那我发图片,有本事继续

【桥坤壳】山有虎

      明知山有虎老子偏向虎山行了。建议不要把我抓紧警察的拘留亭。谢谢  

邀请重庆朋友改了台词,太几把刺激了,读的我要爱上桥哥

有人邀弹壳去个酒局。结果到了那,人都不怎么认识,也不怎么有趣,只有抢话筒时没够,一个个吼的鬼哭狼嚎。弹壳实在没劲,又碍于面子,只好闷坐着猛灌一肚子各色马尿,好告急出来解手。放够了水,又在门口抽了支烟,冷风吹得酒劲上头,回去的几步路走得云里雾里,没成想就走到别人包厢去。

更没成想遇到了熟人——“桥哥你看这是哪个,稀客哟。”

醉得发蒙的弹壳听这语气不对,抬眼一看,正往这凑...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