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 天花乱坠

他感到一种热烈的甜美,一种颤栗的兴奋;悄声与共是莫大的快感,越反对,越高尚。

他的浪漫难以自持,他巴不得从此人都知它爱它,在不见光的地下朗诵赞扬它的诗。他知道那时每个枕头下将压着它的琴谱,见面时,友爱的两人凭空中一段指弹相认。

他也知道那是比冷死还难的境地。

他即便渴求烈火,烈火从不肯焚烧他。

我看明年我可以做个临时烟灰缸合集

您知道做一名演员多么不容易吗?我们的妆容和红裙子只能用血做染料,剧团总是跟着屠户,每次演出前他们要宰杀一头牛和三口猪。那时候畜生还没那么多呢,可人们爱热闹,希望成群红裙姑娘在台上跳舞。染料总不够用,大一些的就从小的手里抢。被抢走染料的小女孩为了能漂漂亮亮地上台,就偷偷割开自己大腿,把自己的裙子染得更鲜艳一些——她们美极了,您应该看看。人类少女的血多么鲜红曼妙,她们舞动的时候,灯光也比她们的裙裾黯淡;教皇冠冕上的红宝石也不及她们娇艳的嘴唇。她们在掌声中跳啊,转啊,美啊;转着转着,就那么跌在舞台上,再也爬不起来啦。

新项圈,美得像做梦

214782:

_我看你如鸽在磐石穴中,在山岩可藏之处,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得听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娇丽,你的面貌秀美。

_须为我们擒捕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因为我们葡萄方才开花。

_我的良人,我愿你归回,等到风凉气爽,日影已过,你必如獐如小鹿越过层峦叠嶂的山。
   
——《所罗门歌》
    
_读这恋歌,只觉将心都捂热。

我是一只羊。

一只羊,和一个人,一开始或许没有区别。我同样由我的母亲生下;由我的母亲养育和我的父亲保护。他们爱惜我,喂养我。

他们生我下来时,我便是一只羊。


我若懂得感恩,应当跪下来:感谢他们把我生成一只美丽的羊。我当日湿润赤裸,从草堆里探出头时,那些人们便说:“看啊,多肥美的羊羔!”

人们喜爱我。

就连族群里其他的羊,也格外怜爱我,它们依次走过我身边,乐于用厚软的舌头舔舐我的皮毛。

“你应当活得健康一些,精致一些,”他们循循善诱,“你应当只吃新鲜的青菜,喝上游的流水。你应当保持你的皮毛洁净,不要让寄生虫、泥土和杂质污染它们。”

“然后呢?”

“然后你就会成为更美丽的羊。”...

【Ash是个吃货】米其林三星大厨Heston Blumenthal的豌豆汤

感谢旁友🙏我周末就试试!

Asherah:


Heston是我男神,他写的书都非常简洁好懂易执行。书里有很多有趣的技术知识,就算不照着做,单看也是很长见识的。


他名下餐馆肥鸭,是英国4家3星米其林餐馆之一。肥鸭里面供应的菜做法都非常繁琐,使用的器具也都非常先进(定点里面出现的那个金箔汤就是肥鸭的常规菜)。我看了一些学徒们的访谈,有不少菜都要花费两星期来准备。然而这道菜来自于Hesotn Blumenthal at home。家庭版的菜谱出乎意料的简单。而味道也是非常惊艳。


咸肉和蔬菜熬出来的高汤非常鲜美。这样的绿色满是属于春天的嫩意。...

我的爱人,将在飓风中抱紧我

令我不至被卷入粉身碎骨的狂流

我们微弱地依靠  在浪尖 在风口

在举世的火把和良民之下


向谁倾泻恶火?

向谁跪下感恩?

没有人,没有神会在意你们的死活

能建屋造房的活,

能耕种织布的活,

能生育儿女的活。

其他的人,其他的人啊!不如一条荒原里死去的野狗


这全能的主,绝非你的恩人——

我才是!

我的爱人,容我如此狂妄


如若可能,如若您爱我,愿我多活一些时日

那您

给我一个恩准

给我一个恩赐


死缪斯

“我不工作,绝不工作。我一直读书,直到读不下去,那我也就该死了。”

那你花什么钱?

我爸妈的钱,我情人们的钱。我从来不节衣缩食。


她靠情人的养料活。靠情人的爱和钱活。她娇媚,睿智,大大方方出卖自己。


“趁还有得卖,”她颓然地说,香烟从她嘴边漫出来,“没得卖就该死了。”

摸鱼混更

H是平安京唯一一个既红又不入流的艺伎。

艺伎是上流社会最喜欢的玩具,一个半死不活的艺术品。有时她们是死的,是一支花瓶,是一把牙簪;有时又要活,是一条红鱼,是一只风烛。但总体来说,做个好艺伎,要会死。要懂得绝不袒露的内敛风情,把自己当成精致的珠宝盒,只微微打开一丝狭缝,诱人窥探,诱人珍藏。

可H不但不懂得遮遮掩掩,反而毫无底线。他对于恩客,不像其他熟练艺伎那样把讨好掩藏在漫不经心,反而像只流浪细犬,对每一丝恩惠都热泪盈眶。他这种粗野乡气每每被其他艺伎鄙夷,而他的讨好急切刻意,又适合使人发笑。

Q先生就很喜欢把他叫来陪酒。

每次Q先生故意说些话逗他,H往往就当了真,譬如叫他露一露大腿,他便当众撩起裙摆...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