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我志不在此。

无间狱 7.5


天养生x天养义x卫景达

———无情无义———

天养义揍了今天的第四个倒霉鬼。

为了揍得狠毒,揍出效果,天养义右手皮肉都打得绽开来,支露着森森的骨头。他坐在地上喘气,周围方圆几百米都是空荡荡的,连个来偷袭他的人都没有。

世道真是越来越难了。天养义心塞地想,怎么做了鬼还那么胆小,还能打死你吗?

天养义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骨头,用断茬在墙上又添了一笔正字。墙上稀稀落落的正字分布看着实在可怜,他想了想,记起自己现在是在十六层。他还想往下就更是困难,好比从小学考到初中,从初中再考到高中大学。当然,天养义没读过书,但他觉得读书也不过就这么难了。

他还能不能回归大部队了?跳着脚要下十八层地狱的鬼深深叹了口气。

活着不容易,...

无间狱 7 (京哥水仙&地狱日常)

7.制服那点事


入夜是一场梦。


他许久没做过梦了,不防它漫天地铺盖下来。似要做他熨帖周身每一处毛孔的热水,又像是一直灼烤在他心里熄不灭的火,堆簇着他,卷裹着他。


睡眠和饱食对于已死之人本是半点用处也没有的,他却没能挣脱出来,收在布同林脊背上的手臂悄没声滑落下去,就搁在腰际凹陷的那一处。


布同林睁着眼睛,看他颤着的睫毛和下面埋着的眼珠,知道他是睡着了。又一会,连呼吸声也沉了,布同林猜他是做了不糟的梦。


睡着是一场梦,醒来也只是另外一场。只是现实未必凄冷,梦里却总犹记多情。


——地狱里不会有波涛汹涌的海,亦不会有那...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