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老子就喜欢日野b

空屋里的女人

“也许这一切全然是空想;是一个未经世事的灵魂的幻梦。”

(一)

一年前我住在一间笼子里。几平米,墙是泥灰色,天花板像湿的,窗户是木头框,床头摆一张旧沙发的拐角,皮子雪花似的裂着。我躺在一条的床上,脊柱被硌得生疼。抬眼只能看见对面墙上支着的一块老床板,无处可放,就杂物似的堆在那,实在突兀地丑,我只好在落满灰的条形木栅上贴了牛皮纸印的电影海报:两杆大烟枪,发条橙,洛丽塔,低俗小说;俏生生的脸盛开在那贫瘠里,恍惚倒有几分破烂的格调了。它立在那,和这间屋子似的,和我这个人似的,用别人精致美妙的思维造物装衬着,可破床板还是破床板。

我那时躺在床上,整晚心里只有一种想法:我可不想死在这。我为此大发脾气,翻来...

吸血为生

一生之爱后续


玛琳娜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里是一束新鲜的樱草花。

她的年纪大了,手粗糙苍老,皮肤布满斑点,血管和骨头从皮下支出来。这样一只手握在鲜嫩水灵的花束上显得不合时宜,可是能怎样?她的确是老了。但这不代表她要买一束颜色艳丽的干燥假花,那就像一首吟给妓女和嫖客的劣质情诗。更何况有些习惯形成就不会更改。生命不会逃脱挣扎,而鲜花是天堂和上帝本人。

这话不是她说的,她只是在不自觉地践行它。玛琳娜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背靠着一大片扑鼻的紫丁香,香气热情得她头晕目眩。蜜蜂鼓噪翅膀,在花丛里来来回回地穿梭。她对面是一片广场,地面宽敞,大理石拼贴出着海妖和水手的相遇。一群小姑娘正在上面眼前弄着滑板。...

时时刻刻

如果说生活不煎熬,还他妈有什么好煎熬
让我无耻地借用妮可主演的电影名字吧

———————————————

“我在生气。”

乔坐进沙发,和平常一样,用艳丽图案的靠枕支起她的下巴。

“和别人生气,因为个愚蠢原因。”她又补充一句。是陈述句,肯定语气。

她的恋人正在飘窗下的一张条纹毯子里,头还埋在书页,语气诚恳:“你大概是快来姨妈了,不用在意。”

“不,我很清楚,它还早着呢。这不是什么澄清的借口,”这种回应让怒火更旺,她的眼睛黑得发亮,嘴唇呈现出焦躁的赭红,“或许女人天生有这么几天的便利,但我是说——我难道不能生气吗?我有这样的权利,不是因为什么该死的生理反应或激素作用,只是我在生气。”

她的恋人叹了口气。这种小...

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写东西。

看了要笑,别人和你自己。笑你蠢又浅薄。这里每一个字的来源你一清二楚,都因你陷在自怜的泥淖里,舍不得自拔,把污浊当棉被,把腐土作温床。你都没见过阳光,以为发酵时的热度就是你追求的温暖,别人嗤之以鼻的东西,你抱在怀里,视为一生之爱。

它淹到你的膝盖。淹到你的胸口了。有一天它还会遮住你的眼,堵住你的耳朵;又或者不需要它来,你早已经乖巧自觉地把自己封闭好。

烟草燃烧在嘴里,你假装自己是被亲吻的空壳;不存在的勇气被酒精煽动,你燥得虚热,好似手眼通天,变成无限大一个宇宙,把你爱的人庇护在伞下。

烟烧得飞快。酒醒得还慢一些。于是你孤零零在夜里醒来,眼前发昏,似乎尚有星辰旋转,然而手里没有利...

总难逃寂寞。我们写歌、写诗、写别人的故事,都是从枯萎的叶片里吼叫出来的,从腐烂的果实里渗透出来的。

“可怜可怜我,看我一眼吧,在我消失之前。”

你这么说。忽然听见风从树叶间摩擦,一片林海接连撼动,声音滚滚而至,如大雨倾盆。

你化作一条蛇盘踞在伊甸园。亚当和夏娃早被逐出去,这里安静又荒芜,河里流淌红宝石和钻石,而你守着不变的智慧的果子。你还会试图诱惑别人将它摘下;吞吃甜美的果实,获得痛苦与羞耻。这是智慧,你早了然于心。但你小心翼翼避开,一口都不会尝试。

你白天昏睡,夜晚醒来。昼与夜横着河流,一片苇叶是你的船。你落在出家人身上,毒牙戳破佛的袈裟,他用手捧着放你回陆地,又微笑着用佛号诅咒你。

“你这和尚,...

北固山是个够残忍的地方。

你站到多景楼上,不必凭栏,浩大天下,千里江山,已尽为你铺开,赤裸奉上。脚下是苍郁青山,眼前是滚滚横江,何论槐花扑鼻,铜铃铮响,长风起江岸,奔腾年岁不随水逝,可一直吹荡你长发披散,袍袖纷扬。

要人无端唤起英雄绪。

——仿佛这江山倚楼可待,这天下策马可得,问鼎中原,尽在一握。

我还未愚蠢到真伸出手,槐花打在我的脸上。这让我又想起家里,过去的学校。五月里槐开如雪,甜香又好吃。我自己不敢摘,你说好会晒一串送给我,说夹在书里做签子。人呢,离了老远,各自讨生活。花呢?一直没有下文。

总是马后桃花马前雪。


下山时更绝,龙梗下换了林海,沿路小旗上写着新人联诗,一下子就被我瞄到两句“佛自有...

抓住一条蛇

一道枷锁

__终于都唱出来,必须要得瑟一下我家姑娘,词写成这个水样子,让她一唱还是温柔要命了

__来自两个毕业生的哀嚎

【不     死】

东风醒了 柳絮也该起航
漂泊无依啊 可怜的奴隶
我们相遇在籍籍无名的年纪
拥抱不能点燃彼此的身体

如果以此为起点 我将步入深渊
如果以此为界限 我已停滞不前
不如给我一个陌生的姑娘
让我靠在落满白雪的胸膛
不如给我一个永远燃烧的太阳
这夜太漫长
每一夜都漫长 

【红       鱼】

红鱼在水里 你...

过香积寺

烟向极乐 
人走前途
灰啊 灰埋尘土
我可三拜九叩
也可绕塔七周
为他颂万卷经
为他挥金如瀑
要我积极无为
要我碌碌无忧

灯长明 泪烧干
手执爱欲火
红尘被同眠
痛血脉贲张
怕孤注偷欢

给予解脱 赐予苦果
你不收 你不肯
你不信他 他不度你
一拍两散
求仁得仁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