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Monittifia

——美丽的菲亚,海上唯一的花,我的姑娘,我的心上人。

她坐在床边。

四角幔帐垂落,厚重的流苏流淌在她脚边。她为自己点起一根白蜡烛。

菲娅。moony。她为自己点起一根白蜡烛。又吹熄了它。

黎明到来的房间里,她是是病态的,肉粉色的。是枯槁的,濒临死亡,又燃烧肉欲的。

她的人生是平平无奇的,同每一个其他的人一样,同每一个爱或被爱的人一样,在走过足够长的路之后,达到一个光明的前途。而她的灵魂是病的,是生不如死的,她的肉体则是彻底死去了。

她死于觉醒的一刻。她的尸体在众人眼里是一张值得垂涎的皮相,他们爱她美丽。

她知道那是因为她已经死去,像一个永不褪色的标本。她知道那是她死了,她只剩一副枯槁的躯壳。

她从那躯壳中伸出手,她仍要燃烧啊,烧成激烈的情热之火。

她说:“容我爱你,我的恋人!”

“容我爱你,我求而不得的恋人,我生命最后的星火,”

我爱你!我的死亡。”

她于是与那阴影交媾,她快乐地流下泪水,知道这将是一切的结束。

“如果那箭已经射出,穿过我,穿透我的身体,就现在。”

那箭穿透了她。初生的太阳是千万根闪闪发光的金箭,它们刺破她的屋子,刺透她千疮百孔的肉体。

她垂死地躺倒在床上,羽毛和鹅绒包裹她。

亲亲我,最后吻我一次。

她对永远离开的夜说。

评论
热度(10)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