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我志不在此。

Lost in Paradise

April 4th,20x3


晴,地表温度35度。依旧是站街的一天。


我只吃了一点干粮,并很快喝光随身携带的饮用水。酷热煎熬,但我为了不错失任何机会,寸步不离我的卖身牌,靠吞咽口水忍住喉咙里燃烧似的干渴。

——当然,人也是不用折磨自己的,比如我旁边的牛仔就很痛快地接受了游走小贩递过来的软包装饮用水。然后眼前忽然一阵闪光,再回过神时牛仔已经不见了。

地上只留下两枚还在打转的硬币。

小贩当街跳着脚骂起来。

金属人儿把头扭到一边,面罩底下分明“噗”了一声。

说真的,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就像我们彼此心知肚明软包装中的不过是消毒蒸馏的辐射海水,他仍然可以敢于收我们90块钱。你不喝就要渴着。

毕竟越战争越贫瘠,现有的水资源已经匮乏到不足以浇灌所有的人类。天然淡水资源早被集中管制,你可以选择到社区的取水站,排上一两个小时的队,获得一点配给但保证安全以及廉价的饮用水,或者就得缴纳昂贵的费用,获得直通你家里的一根饮用水管。我当然没那个钱,更何况我居无定所。我连蒸馏海水都买不起,也不想离开这去排队。

毕竟你更想得到工作,而不是计较一点个人的饥渴。

“我帮你把他抓回来。”金属人儿站起身,比凭空消失还夸张,唰地一道绿光,人就不见了。

这让我更担心起自己的仕途。是不是没一门武艺傍身,就彻底淹没在众多求职者中,没有出头一天了?

(虽然我并不觉得会凭空消失对于工作会有什么帮助,或者说应该没人会觉得它有什么帮助。大约是可以娱乐一下老板,以及在不想干的时候可以离开的比较酷炫吧。)

于是变魔术一样,身边的人都走光了,结果造成了我更严重的“只有我还卖不出去”的错觉。我四下打量着焦热秃光的街,心里想着要不要也去哪躲一会,喝口水。

街的另一头却传来脚步声。我精神一振,挺直腰板,甚至还拢了拢头发。来个人吧,给我一份工作,给我一个新的身份。我已经不是秩序之光,可我不知道我还是谁,可我还不能摆脱秩序之光做过的事。来吧,谁都好,救救我,让我成为一个新的人。

于是我此生最不愿再见的人,出现在我眼前。

“你好,赛特娅。”

我的脸很疼。我想快速扭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丢下这块该死的卖身牌,大步流星逃走。

然而。

这个该死的,精力十足的小个子已经堵到我眼前,用他那双黝黑的,被人说成“闪烁热情与真诚之光”的眼睛看着我:“我终于找到你了,赛特娅。”

我不知该如何拒绝他。

该说:“啊哈哈,真巧,你也来这散步吗?”

还是:“嘿,我洗心革面重找工作,都是你的功劳!”

又或者:“你找我干什么,不会是暗恋我吧,小子?”

……

不,太蠢了。

我一脸挫败,强打精神地回应他:“午安,卢西奥。”

巴西男孩反倒踌躇起来,我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不,我想说,我一直在找你…

——你想看看手下败将的下场,这是人之常情。我想说,却听到他抢先开口:

“你想加入守望先锋吗?”

这不亚于问我:你想喝水吗?我的喉咙动了动。

“莫里森,我们的首领,正试图重建守望先锋,目前非常需要各界的力量和帮助……我马上想到了你。”

这可真让人感动,我几乎快忘记他是怎么偷走了我的电脑,又领来一帮穷人围堵我们公司和政府大楼。可事实却证明他们是对的,我对此无话可说。眼前唯一的问题是,你饥肠辘辘,而你的仇敌递给你一块面包。你接受还是拒绝?

如果我还是秩序之光,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犹豫。我会把面包丢到他脸上,用鞋底踩平,再用消毒剂擦净我的手指。

……但现在,我只想说,

再来一块。

我答应了他,甚至没有仔细过问守望先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我唯一一条路。而我当然知道它不会通往天堂。

评论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