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须愁更漏短,莫诉金杯满

每天除了做噩梦,还是做噩梦。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噩梦,好像剪过的cult片,没有血浆,没有鬼怪,没有死亡镜头特写,但我永远在无端焦虑,是那种片子里常见的神经质路人。

比如昨晚的梦是一支游山玩水雇佣兵小队,一群青年男女打情骂俏,互相吐槽,是刚接了一大笔钱,受托从一个国家前往另一个,去“帮一点小忙”。

谁也没太在意。我猜我们并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的雇佣兵,更像是一群魔法学校的应届毕业生,拉了个小组在搞什么社会实践活动,一路上我们吃了烤小牛肉和甜虾汉堡,还看了守望先锋最新一期杂志,对小美评头论足一番,还天马行空要起个和守望先锋一样的酷名字。可能大家都觉得这是大学生创业第一桶金,得旗开得胜,未来更是平步青云,不可限量。

非常活泼。

梦中我们到达邻国,按约定来到一个山谷里的露天滑冰场。风景非常好,围栏的铁丝网外是美丽的平原,绿草如茵,鲜花似锦。我们在滑冰场里等接头人。

过一会,等来了一排黑衣人,全副武装,肩扛着火焰枪。


Fire!

我可爱的傻逼队友们就变成了一条一条的炭,都变得很瘦,横七竖八在我脚边堆了一地。

可我竟然还活着。

镜头一转,变成一个地下水酒吧,我在那和姑娘调情。

而之所以叫地下水酒吧,是因为酒吧特色是让人坐在膝盖深的水里喝酒(。


可我觉得水面在升高。我听到流水声,甚至我还看见酒吧老板就是当初派给我们任务的人,要淹死酒吧里所有人。

我慌起来,想离开,想告诉所有人。

酒吧放着欢快的爵士乐,有人在跳舞,有人在接吻。觥筹交错,灯光迷离。

姑娘叹了一口气。她用一种大无畏的,安抚我的怜悯情绪叫了两杯酒,推给我一杯。

“我酒精过敏,但陪你喝一杯吧。喝了它,你会感觉好一点。”

那姑娘是我喜欢的人。

评论
热度(5)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