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小公主 1

我的妈妈非常美丽。

有多么美丽?一个人告诉我,妈妈年轻的时候走在路上,连路过的女人都会停下来,假装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偷偷地看她。她坐在露天的咖啡座上,只是摸出烟,就有人凑上来给她点火。她会满意地吞吐烟雾,用丰润的红唇矜持地吐出一句,谢谢。也有人嫉妒她,抨击她怪异的首饰,因为她过于丰满的胸和臀就诋毁她生活不检点,说一些更下流的污言秽语——可是没人相信她。没人愿意为这种无聊的理由而不去喜欢我的妈妈。

当然,这是因为他们都想得到她,拼命地要讨好她。人想得到一个人时,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肯做的。他们的心里或许掠过一些一旦没有得偿所愿,要怎样处理自己已经支付的损失的想法;可很快就要被虚假的得到的狂喜冲淡了。

直到他们终于发现一切为时已晚:在她带着我走上街头时。我出现在他们每个人的生命里,成为他们的羡慕,成为他们的嫉妒,他们的恨的来源。

可我并不是她亲生女儿。

我应该不是她亲生女儿,我想象不出哪个男人会有这样的福气,能做她的丈夫。我关于过去的残缺不全的记忆里,有一些似乎是真实的碎片:她把我从一个小房间领出来。那个房间很小,很白,一切都是白的,墙壁,床,衣服和桌子。似乎有消毒水的味道,我不确定。她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出去,她的手很柔软,很细腻,上面有甜甜的柠檬味。后来她给我买了一杯蜂蜜柠檬水。杯子里有一片游来荡去的柠檬片,我咕噜咕噜地吸到最后,它就没精打采地贴在杯底上。她问我:“还需要一杯吗?”

我腮帮里含着满满的柠檬水,惊吓地低下头摇了摇,小口小口地把它们咽掉。她摸了摸我的头发。“别喝太多,一会我们去吃东西。”

那一天我吃了酒渍樱桃派,南瓜燕麦粥,炖牛肉,烤芦笋和节瓜,牛油果吞拿鱼三明治。我还想吃派上的冰淇淋,被她按住了手背。

“瞳,瞳,你吃的太多了,晚上回去会胃痛。”

她明明是耐心又温柔,可我当时一定表现得非常不得体,我尖叫一声,钻到了桌子底下,用手指抠着喉咙,努力要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吐出来,我多吃了东西,我竟敢多吃东西!我想补偿我的过错,可是越弥补越混乱,整间餐厅的氛围都被我破坏了,这不仅仅是不得体,这太糟糕了。我现在回想起来也只想在那个时候羞愧地自杀,而不是发出杀猪一般的哭叫,全身发抖地坐在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把我拉起来,扶着我的腋下,像抱起一个过大的洋娃娃。她把我的头搂进胸前,我还在抽噎,眼泪糊在她漂亮的套装上。

“可怜的孩子。”

我听见她低声说。

然后她带我回了家。

评论(2)
热度(9)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