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她姐姐的小男孩

偷跑个小段子,一个新的辣鸡船paro,还没有想好名字

说得像会接下去写一样


“你该睡了。”

他的母亲站在门廊里,烛光晦暗,那里只有一抹长而黑的影子。

艾瑞尔从壁炉上跳下来。

她走起路来完全没声音,怪地毯太厚,而且到处都是。男孩站在地下,却抬起头搜寻她的脸孔,他在等着。

“小梅和我说你今天又没有吃药。”

影子在靠近,走向他和壁炉。干松木里烧着旺腾的火。光开始舔上她的裙摆,随着脚步,正把她从暗里剥开来,渐渐显露出长裙丝质的闪光,瘦骨嶙峋的脖颈,和她红唇亮丽的脸。后两样中间有一条长的宝石项链,吊坠是个能打开的盒子,里边通常藏着她们的丈夫。


“你为什么总忘记吃药,艾瑞尔?”

领主弯下腰,用戴着三只戒指的手指去抚摸男孩的脸颊,金属挨在脸上是凉的,可她的手指又更凉上一些。男孩温顺地眨眨眼睛,睫毛像翅膀合拢又张开。他说,是的,母亲,我老是需要您提醒我。

他的身体不好,这一点像他真正的母亲——领主不可抑制地想到她那可怜的姐姐,温柔,善良,懦弱,又拼尽全力留下她的最后一部分,于是眼前的男孩子长着小巧的尖脸儿和淡色眼珠。绿色在他母亲脸上是处女的忧愁,而他的因太大而透亮,却像两颗玻璃珠子。女领主在半年前发觉自己面对艾瑞尔睁大的眼睛时会感到恐慌,“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个眼巴巴的小东西。别向我祈求。”她严厉地斥责他,这让艾瑞尔学会面对他时垂下眼帘,以及变得更加沉默。小孩子最乖巧的样子就是沉默,何况这个城堡里人人安静。

领主牵过艾瑞尔。他的手腕细得仿佛一攥就会断似的,让她很难想象这孩子是怎么每天不厌其烦地爬上城堡至高的尖顶。他或许有一天会摔死。领主把药一匙匙喂给他喝,艾瑞尔一声不吭地,在继母失去耐性前吞光最后一口药汁。领主掏出手帕擦拭他的嘴角。

又或许在那一天之前他就会病死。


“你该睡了。”

艾瑞尔在薄毯下紧紧攥住了他的小熊波儿。她掖了掖被角,小梅吹熄了墙壁上的烛台。一片黑暗里,那两颗玻璃珠长时间地,不转动地盯着她。领主关上了房门。


而后她感觉透出一口气。

黑色丝绸长裙窸窸窣窣地摩擦起地毯。此刻领主的卧房里正有三名侍女铺撒玫瑰花,焚烧檀香、乳香和琥珀。今晚她床前会更换新的挂毯,图案是迷雾森林里的春之神。


评论(1)
热度(5)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