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唉,一个过去的小故事,而眼泪已经流干

“我总是在一片沙漠,我的一切都贫瘠。”

“你看,你至少还有可贫瘠。”

“欢迎你也来我的沙漠。”


两个哭够的人躺在船上,身下是潺潺流水。

它们终于流的够了,引来鱼群,又浇灌出新花。船轻轻走起来。


“人为什么要流眼泪呢?”

“为了走的更远?”

“不,实际上眼泪不会让心灵更清澈,也不会让前路更顺畅。”

“可泪还是要流的,汗水、血和眼泪总要选择其一,而流泪是最轻松的事。”

“有债必偿。”

“有恩必尽。”


评论
热度(4)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