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我与你合葬

有天守望先锋的老兵们兴致勃勃讨论起将来的墓地。

我要回到维也纳!音乐之乡,在毗邻多瑙河的绿色山谷里长眠,像一个光荣的旧日骑士。莱茵哈特率先说。

安娜有些吃惊地瞥了一眼这勇莽的诗人,你之前没有对我提起过。

你呢?埃及美人?

埃及美人遗憾地耸耸肩,我也要回到我的家乡,回到太阳神庇佑之地,在那我的灵魂将化为星辰,永远守护我的法瑞尔。

玛姬汗颜地想,我不是埃及人,不能变成星辰,可我也会守护法瑞尔,和您一样。说来法瑞尔未免有些尴尬,她的恋人和她的妈妈同一年代,可能也会一同衰老死去,最后谁来照顾可怜的法拉?

我真不敢相信,你们已经想到了死亡那一天,玛姬打消刚才的念头,转而吃惊地扫视全场,发现一旁沙发椅里喝热牛奶的上校,嘿,莫里森,别告诉我你也想好了,你这个战士有畅想休憩的闲暇吗?

不料莫里森呛了一口,其实……在三年前,我和加布里尔前往尼泊尔执行任务。我们立即爱上了那里,高原,雪山,干净得耀眼的艳阳蓝天,哪儿会让你会觉得在纽约的生活好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于是我和加布里尔在那儿偏僻的郊外买了一小块荒地,可能用于养老……

——你是说,你和加布里尔一起买了一块墓地?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莫里森似乎叹了一口气。这个名字让他们苦涩,可玛姬更多的是瞠目结舌。这么浪漫的手段我和法瑞尔都没有想到,她思绪万千,不知从何说起。年轻人在火热恋情里避免谈及分离和死亡,而爱的终点是永久的并肩安息。

谈话一直到战斗预警的铃声响起。雅典娜的声音呼唤他们。

“该走了。”

他们放下报纸与牛奶杯,摘下老花镜,活动手腕、踝关节和肩膀。考虑安息都是太奢侈的事情,眼下他们仍不得不战斗,仍要忍耐和友人分离,同爱人龃龉,与亲人成仇。谁也不知道明天会迎来和解还是另一方的尸体。

然而。

希望他们可以不必等到死亡才与爱人相依。

老兵们看着新人涌入守望先锋的阵营,不约而同地想着。

评论
热度(7)
  1. 空岛默片闲时匿 转载了此文字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