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摸鱼鼬蛇,空空如也

“说起来,你之前的代号是什么?”

鼬坐在窗边,饶有兴味地把玩着一只齐腕切下的左手。那手不知用什么术保养着,指甲仍艳丽光泽,皮肤毫无瘢痕,肌肉柔软,仿佛还长在一具身体上。他摩挲盖住一节小指的宝石戒面,这和他无名指上的一只相似。

“这重要吗?我已经从组织'叛逃'了。”

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大蛇丸从阴影里的床单下探出半个身子,白色床单裹着他,像一条正在蜕皮的白蛇。

他用手肘支起身,嘴角似笑非笑:“多亏了你。”

“你自找的,并且我怀疑你只是用我做借口逃离晓。”

鼬一扬手,那只保存完好的左手划出一道抛物线,啪嗒掉落在蛇眼前。

“你可以对它好点,我花了很多心思。”大蛇丸捡起自己的左手,吹了吹灰,又看着那枚戒指。宝石里填着一枚汉字。还微微闪着光。

“空。”

“什么?”

“我的代号。”他回答。

鼬觉得很好笑:“你的欲求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多。”

“空不是无欲求,你理解有误,小鬼,是摆脱。就像木叶的一切对于我而言都只是前尘往事。”

“照你这么说我我才是空,”鼬盯着他,眼神却飘着,“所有人都知道我屠杀全族,在木叶无容身处。”

你不一样。大蛇丸没有说破,却话锋一转:“人生来都是杯子,生来都是空的。”

他在虚空中比划了一下,像握住一只杯子,“所以要盛水,有多少就想装多少。可是碍于自身的容量,盛的水都有限,怎么能装得更多?”

“有的人舍弃实体,舍弃自我。若欲求无限,只能自己先作为无限。”

“有的人把自己变成水,流动的地方都将充满他的生命。”

“可这两种都一无所获,”鼬静静看着他,而后开口,“最终一滴水都盛不住。”

是的,人总是想要得到实际温度的,一点更不费力,却能填满人的东西,蛇哑声笑起来。

一个人为了填满自己,能做什么?

夕阳落下前会有一点余辉,艳丽滚烫地镀进屋室,把白的一切都染上火焰的红。

朱雀可是火鸟。

他在满足里叹息了一句。

评论
热度(17)
  1. 空岛默片闲时匿 转载了此文字
    捧心)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