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写东西。

看了要笑,别人和你自己。笑你蠢又浅薄。这里每一个字的来源你一清二楚,都因你陷在自怜的泥淖里,舍不得自拔,把污浊当棉被,把腐土作温床。你都没见过阳光,以为发酵时的热度就是你追求的温暖,别人嗤之以鼻的东西,你抱在怀里,视为一生之爱。

它淹到你的膝盖。淹到你的胸口了。有一天它还会遮住你的眼,堵住你的耳朵;又或者不需要它来,你早已经乖巧自觉地把自己封闭好。

烟草燃烧在嘴里,你假装自己是被亲吻的空壳;不存在的勇气被酒精煽动,你燥得虚热,好似手眼通天,变成无限大一个宇宙,把你爱的人庇护在伞下。

烟烧得飞快。酒醒得还慢一些。于是你孤零零在夜里醒来,眼前发昏,似乎尚有星辰旋转,然而手里没有利剑,身旁也无故交新识人。

你并非手无寸铁,你握着刀的。你的刀尖向内,用来捅自己,胆怯时变钝,癫狂时还能尖利得痛快。你用刀锋抚摸自己,从上到下,像寂寞的自慰。皮肤多么脆弱,连一个轻如点水的触碰都不能承受,而灵魂又多么坚实,切碎无数次,他又可完好如新无数次。

于是你每天杀死自己,再培养出更畸形的一个。这像瘾头,沉溺不自知。你不敢下水,就用这种方式浸透水波。你自我伤害的时候,有多么快乐,有多么快乐。

评论(2)
热度(6)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