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一眼也不想多看,我写过的拙劣东西让我自己恶心。
一分钟也不想多睡,梦和白天相同,无趣得要自我可怜。
这种强烈的感觉像癌细胞扩散,连点成片,从一处组织吃到另一处。脏器,骨头,体液,肌肉和皮肤。没什么挡得住。我的免疫系统变差,一点细菌就可以让我高烧不退,噩梦连篇。他们吞吃我。

我以为一切刚刚变好,梅雨未至,陷春春深。窗外头雀鸟唱得够卖力,花也开得焦急,送到你眼前,挤进你耳朵里,给你听,给你看,给你。你在写作里歌颂它们一万次,它们在现实里回馈你。哪里不对?哪里不好?

我说不出来。我心里梗着一团絮,我的血液凝固在血管。可能我试图喷发过了,炽热够了,该去云上的去了云上,该留脚下的抱入泥土。如今我不是魂灵,不是躯壳,我身处在虚空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天女以花洒我,夜叉以烈油雷霆击我。花和痛都无法躲开,我看着自己被它们填满。然而它们都不能杀死我,都不能拯救我。

什么也不能救你,你自暴自弃,心浮气躁。如果你倒是干脆,在曼丽春光里添一捧热血,还能趁早化成春泥,当天就有花为你开。可你又不敢。

你不敢死,不想活。你的血早冷了,哪握得起什么寒锋?就算给你全天下的好处,你依旧轻贱没用。信任是最大的负累,你自己亲口说。

于是,并没人信任你,你也不必取悦任何人。

评论(4)
热度(8)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