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兜蛇】吸烟有害

”大人,吸烟有害健康。您难道不想这具肉体多使用一段时间吗?”

兜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在指腹掐灭了大蛇丸的烟卷。

皮肉咝地焦裂。一缕白烟漫开在两人之间,沉浸在烟草里的大蛇丸还保持着烟被夹走的姿势,只将头微微抬起,半露出阴影里的一段脖颈。

“你做什么?”

兜没有注意到那双蛇眼是怎样阴鸷地盯着自己,他的注意力都被撩开的发吸引着——他用手指撩开它们。之下的脖颈露出更多,一个再强悍的人,脖子都是最脆弱的部分。皮肤薄薄一层,苍白如纸,仿佛稍微尖锐的牙齿就能把它们戳破,就会喷出热烈的、甜腻的血;

而后生命随血流消逝,带来极致的痛楚和解脱。

蛇都喜欢咬人的脖子,药师兜忽然想。

于是他就真咬了下去。

他俯下身,一只手还握着那人持烟的手腕,从背后咬上他的颈侧。犬齿切入勃勃跳跃的动脉,不出意外,感觉到血流的速度变快了,像一个被突然切换音乐的舞者,慌乱得错了节奏。

您这么怕死吗,我的大人?

被重击到对面的石墙之前,兜还来得及用舌头舔掉一串血珠,甜腻的,杂着生命和死亡味道的液体。大蛇丸大人的体液。随后脊椎尖锐的疼痛让他眼前发黑,涌上来蛇群缠住他全身,勒上他的脖子;这次轮到他的血管在跳舞,再无绮念的时间。

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丝笑:您还需要我,大人。至少此刻,我仍是您无可替代的右手。

大蛇丸负着手逼近他,脸上看不出表情:“我并不会需要一只会自己行动的右手。”

兜的脸孔已经窒息成紫红,眼珠爆突出眼眶,他艰难地喘息,仍不敢动一根手指,尽管他轻而易举就可以挣脱这些蛇——这里有更多看不见的枷锁,早已锁住他。他挣脱不开;不能挣开。

他就等着,等到意志即将涣散的一刻,大蛇丸微不可见地摆了手。

蛇群散去,兜像溺水逃出的人,跪在地上不住干呕咳嗽,嘴边却满是得胜的笑意。他赌对了——直到目前,他依旧无可替代。

大蛇丸扯着他的头发,强迫他站直身体,用手指擦过唇上咬破的一点血迹。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你明白么?
明白,我的大人。

【以下内容回复可见】

 
他抱他去清洗,手臂里挂着一条饕足的蛇身。他把他浸在温水里,用手指和水流涤净他,用柔软的毛巾裹住他。 
 
而后等他草草冲洗干净,再度回到庭院时,他看见他的大人依旧坐在方才那张凉椅上,半敞着领口,劲瘦的手指夹着一颗烟。 
 
烟雾袅袅。 
 
他忽然就不确定刚才的一切是真的发生过。直到他的目光停在石墙上一处干涸的液斑。 


评论(13)
热度(44)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