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京哥水仙】无间狱

趁着家里人都睡觉,摸个新年贺文,好久没续写水仙,过年当然要发点糖

其实是中午的肘子太好吃
嗝儿
不能免俗

大家新的一年也要吃得开心(=゚ω゚=)

————————

过年了!

饿了一年的饿鬼们狂喜乱舞,终于有供奉,有钱拿,又有烟火食吃了!

连同十八层地狱都炸开了花,十万鬼差急吼吼地拿烧火棍敲地:别挤,别挤,按顺序,一个一个报号领阴通快递!尾号xxx3,尾号xxx3在哪里?快拿好你的酱肘子!

一个劈了两半靠绳子往腰里绑拼起来的精瘦鬼刺愣愣拨开众鬼,不顾他人眼冒绿光口水四溅,当场三下五除二拆了包裹,擎出好一只红香脂白、丰腴肥美的大肘子,还冒着热气!

鬼窝沸腾了。
“这孙贼王八蛋,急这会儿打开,他卖肉嘛他!”
“糊他熊脸!早看他不顺眼了!”
“他不是还欠着你三百鞭子?好家伙,上次赌输了我替他顶罪,这打得我现在还有疤呢!”
饿了一年的众鬼群情激奋,巴不得自己就变身个肘子侠,叫他再得瑟,只看远处“嗖”一道寒光,一把尺长的八面汉剑把这小肘子戳了个对穿!

行侠仗义,侠之大者!小鬼们啪啪啪鼓起了掌,纷纷往来处看去,就见一个面瘫黄毛鬼,身上白衣一尘不染,步步从暗影里走出来。有鬼认出这是十八层地狱里的大恶鬼,拍着的巴掌都停在半空。
那鬼一直走到众人中间,捧着一剑穿心大肘子的精瘦鬼一哆嗦,身子叭地分了两半,肘子给您,好鬼饶命!

面瘫黄毛捏起剑柄,还好嫌弃似的抽鼻子闻了闻,我兄弟想吃。

说着,坦荡荡拎着战利品就走。众鬼松一口气,继续忙着挤破头争包裹,饿了一年啦。精瘦鬼看着手里空空的一点酱汁儿和油花儿,哇地一声哭了。

———————

过不了一会,两个满头包的大恶鬼被提溜着拎到哭成两半的精细鬼面前:
家长黑着一张脸,道歉!

阿杰梗着脖子,是骆天虹想吃。

骆天虹心想真是屌你老母。然而他更多的心思在剑面煳的油上,虽然闻着还挺香,呸,香什么香,应该都擦在那大柠乐(大傻瓜)的白上衣上。

左右都一脸杀气,看看谁都惹不起,精瘦鬼瘪瘪嘴,又要哭。天养生啪一巴掌扇在阿杰后脑勺上,终于打出吭哧瘪肚的俩字:抱歉。

很好,就应该这样教育弟弟。天养生满意地从阿布手里郑重地接过肘子,之前剑戳出的口子还像模像样用红绸子给扎起来了——当然是骆天虹手上那条,顶上还给打了蝴蝶结,喜气洋洋往精瘦鬼手里一放:我两个弟弟不懂事,抢了你的东西,我替他们赔不是。

阿杰咽了口口水。
骆天虹眨巴眨巴眼睛。

肘子没了——!

闻讯而来的王宝和连浩龙搀扶着腆起在地狱里吃得更大的肚子,一见被揍的阿杰天虹,抖衣而颤,心肝儿肉儿地叫起来,说天养生霸权,独裁!连口肘子都不给吃!天养生还没发作,跟在一边的阿布笑眯眯地拍了拍k88,小铁皮嘁里咔嚓变了身,三枪俩炮对准两位鬼长老:劳驾,您二位刚才说什么?

霸权啊,霸权。老人家淌眼抹泪,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再也不是铜锣湾扛把子,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所以——天养生话锋一转,和我们一起吃火锅。

嗯?一双双眼睛盯过去,天养生拽出阿布来解释:不,不要红包,不剁手,没有片烤鸭。只是为了表示歉意,材料都备好,有菜有酒,马上就能开吃。

精瘦鬼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

回去的路上眼尖的k88发现了一串可疑鬼影:
大哥,养恩姐,养义哥!
天养恩嗖地没了影,留下刚抢得左手腊鸡右手腊鸭的几个兄弟,僵硬地转过头,

大哥。你回来的好快。

————————

“陈龙,莴笋去皮切片。”
“胡萝卜切块。”
“血豆腐切片过滚水。”
“粉条泡开。”
“陈龙把肘子切了。”
“不,不能用你四哥的刀。”
……

阿布慢悠悠地坐在凳子上,一边指挥着k88,一边缝着天养生用力过猛开线的胳膊。

科技真好。

————————

开饭了。

清汤涮肉,听说是阿布家乡的吃法。先把薄如纸,红如梅,带着漂亮脂肪花纹的羊肉卷下在白汤里,涮个两三下,就要快速捞出,裹足芝麻腐乳韭菜花蘸酱,专吃那一口原汁原味的鲜嫩。

等羊肉吃得差不多,再烧滚的白汤就满是羊肉精华,再下进去翠绿茼蒿,浅碧莴笋,脆白莲藕,粉嫩鱼丸,彤红大虾,花色蛤蜊…一锅五彩纷呈,端的是十分滋味。

天家小妹起的头,一桌子大佬小弟机器人划起了拳,桌子拍的山响,阿杰报复心切,伙同大哥王宝把连浩龙喝个二五不着六,气得连浩龙吹胡子瞪眼,一个劲向骆天虹拿眼色,殊不知骆天虹整个脸都埋在肘子里,阿杰的小刀使得顺溜,一片片小肘花往嘴巴里填。

天养义拍拍精瘦鬼,老兄,发什么呆,来喝酒!精瘦鬼抽噎噎地接过了酒杯——打死了之后,没再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过,是家人的感觉吗?嬉笑,热闹,肆无忌惮,这群恶鬼怎么这么好命啊。他鼻子酸酸的,左鼻孔右鼻孔都是。

然而,感动归感动,但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朋友,肘子吃多了,也腻。
骆天虹打个饱嗝儿,终于也拍了拍精瘦鬼的肩膀。
一股肘子味。

——————
酒足饭饱,风卷残云。天养生眯着眼睛,喝的耳边发红,不住往阿布怀里靠;阿布被磨得不过,吩咐养恩照顾下场面,拖着天养生就进了房间,门呯地在身后关紧,只留下细小的摩擦声微微透出来,和一桌子呆傻的弟弟妹妹。

大哥……果然威武……
阿杰也有样学样,腆着脸装醉装疯地往骆天虹胸口蹭,咬着低胸装的边就不松口,活生生把低胸装扯成了哺乳装。骆天虹把阿杰头按在桌子里,好一通暴揍。阿杰被打得发蒙,眼看大哥的招数行不通,直截了当把骆天虹往肩上一扛,带走进屋。

哎,大鱼大肉吃完了,还得有另一种肉不是。

天家兄弟们在小妹的带领下,也已经划拳喝的东倒西歪,眼看着该开房的开房,该睡觉的睡觉,不用吃也不用喝的k88蹲在门口,给自己上油。连浩龙拎着酒瓶子晃悠悠过来,来,小子!还记得最后一架吗?来打一场!

k88瞄了瞄那步法,鼻子里出着气:“算你们两个一起上。”

来吧!

评论(20)
热度(36)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