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色松】沉罪

水妖ichiX神父kara

我觉得是糖但脆弱的姑娘慎重。脑洞来自16话ichi的一句“空松是神”

——————

我,杀死了神。


被视为禁忌的死亡之湖。光不能及的幽深湖底是滋生罪恶的泥淖,孕育死亡与欲望的温床。这片湖水里没有任何活物存在,只有从污秽中出生的邪魔,饿鬼,恶灵,成百上千,集群追逐。饥饿地撕扯任何一个濒临衰竭的灵魂,没有灵魂吞噬的时候他们就吞吃彼此。

而今天,昏暗的混沌变得异常安静。真正的恶魔竖起十字架,在地狱的门口祈祷:

主,我要向你忏悔。我杀死了一名神父。


水妖赤身裸体,被污泥与鳞片包覆,却虔诚地跪下,对着钉在十字架上受难的神明倾吐罪恶。


我本习惯于孤独,可近来却日日夜夜在水边看到他的身影:穿着肃穆的黑袍,手捧经书与圣水。他安抚跌倒哭泣的孩子,劝诫喝醉闹事的男人;他为庄稼的歉收祈祷,为生病逝世的青年流泪。

我因他的笑容感到厌烦,因他一成不变的耐心而作呕。

于是我用歌声引诱他;用悲惨的遭遇见怜他。我假意向他悔过,伪装虔诚来求他的温柔。


他果然中计,毫不怀疑地靠近我,听我讲些眼睛也不眨的谎话:

我对他说我也曾经是人类,是末世的皇子;我的父皇为了权力迎娶又杀死我的母亲,又杀死我两个哥哥,直到她的家人推翻了他的王朝,把他绞死在我的面前。他们接着拥护我做新的君主,推着我坐在铁王座上,挟迫我,控制我,让我瓜分我祖辈的土地,缴纳几倍的税负,让邻国的军队站满我们国家的广场。愤怒的人民为了反抗,就冲进王宫,烧死了我的妻子和所有的孩子。

我心怀怨恨沉入护城河。自尽的灵魂不能进入天堂,我在水底腐烂,让魇魔吞噬我的肉体,让饿鬼蚕食我的魂魄。他们的罪恶与我交融,让我成了万劫不复的恶魔,而我,我的神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就已经为世界所厌恶。

他流了泪。

就像我无数次见过他在葬礼上,流出晶莹的,悲悯的眼泪。主不会抛弃你,主与你我同在。神父哽咽着亲吻了水妖的额头。纯洁的眼泪会烧穿伪装,光洁的皮肤变成污泥与鳞片,长发纠结水草,散发出死亡的腥臭。


主,我当时十分惶恐。想过杀死他,或者躲回水潭。

可他拥抱了我。

他拥抱了我,在见过我的真面目之后。

我之前听说,人类的温柔,是给比他们弱小的存在;而神的温柔,给所有人。

即使是对我这样的人渣,低贱污秽的妖魔,依然给予全部的温柔。

所以我,杀死了神。


我发觉他可以给予,便不断向他索求,求他对世人的温柔,

而后,求他对我的温柔。

求得他的垂怜。

我诱骗他,要在月圆之夜向他告解,让主宽恕我的罪恶,让我可以重生。而后他当真来见我;孤身一人,穿着他普渡众生的长袍,来到水边,抚摸我的头顶,亲吻我。


然后我拥抱着他,把他拖下充满恶灵的湖水,溺死了他。在我的怀里。


现在你知道了吗?慈悲的主。妖魔不配同情。

你懂得了吗。

水妖跪伏在受难的神像下,小心翼翼地不去碰触他的脚尖。昏暗的水底没有一丝光,十字架上漆黑的长袍像是永久的噩梦,飘荡在寂静无声的水流。他俯视着他。怜悯着他。他仰慕着他,摧毁了他。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拯救吗?用你恶心的笑容,舍身的大义拯救一个自甘堕落的恶魔吗?


——————————————————

主,我要向您忏悔。我爱上了一个孩子。

一个恶魔。


他的眼神令我沦陷,危险又动人。

他不需要做任何事,已经将我深深吸引。

今晚,我将要去见他。

我清楚自己的罪过,和即将要做的事:或许我将会为他净化,又或许我将失败,将被他杀死,吞噬灵魂,无法再回到您的怀抱。

无论如何,主啊,请您宽恕他。


因我是自甘堕落,要陪伴他。



【kara的主是上帝;ichi的“主”是钉在十字架上kara的尸体。】


评论(9)
热度(31)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