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祖京】枪火

关祖x天养生
迷之sex

他看不见他。

四处都是黑,都是死一样的寂静。
然而他低伏着呼吸,却所有神经都要燃烧——他知道,十几步远的地方,那个人就在那里,在等他,等他把子弹射进他的身体,等弹壳与火药同时在体内裂开;也在恶毒地屏息,在推进枪膛;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们都对峙在自己的壁垒后,谁也不敢贸然妄动;这漫长的试探是焦灼是愉悦,空气黏稠地发烫,把肌肤与肌肤紧密粘连。

得有人开第一枪,好打破这暧昧的僵局。这一枪就该由他来。

撞针撞击出脆响,战斗已经开始;
他开出第一枪的同时已经立即躲向下一处藏身地,滚在地面将将起身,一颗子弹就射穿了他的靴筒!

他无声地狂笑起来,好似更加兴奋,他果然够快,也够劲!然而他就要等这一刻,反手已将下一颗子弹送往枪响的来源。火药理所当然炸开在虚空,他牵动嘴角,做出一个口哨的形状。而对面该是一个轻蔑而撩人的笑。

手中的武器从手枪换到轻步枪,到冲锋枪,狙击步枪;口径也从5毫米到七毫米,到最后的26毫米;汗水同兴致淋漓,子弹在空中碰撞炸开,仿若一个舍身忘己的吻;爆炸惊天动地,往来交锋到了白热,密集的炮火里谁也无法容身。

终于他听到了一声闷哼;在枪火里,这微小的声音要他敏感得全身发颤。

弹壳落地后是心满意足的静。腥气蔓延在狭窄与黑暗。

他抓住他了。

——他的神像,他的猎物。

关祖狂喜着扑上去,把枪身卡住天养生的喉咙,逼他背抵着墙,退到无路可逃;天养生肩上淌着血,艰难地呼吸,却冷笑着扯过他的头发,凶狠地咬上他的嘴唇。

他们交换了一个异常缠绵的吻。

评论(10)
热度(39)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