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匿

风光轮转,天花乱坠

无间狱 7.5


天养生x天养义x卫景达

———无情无义———

天养义揍了今天的第四个倒霉鬼。

为了揍得狠毒,揍出效果,天养义右手皮肉都打得绽开来,支露着森森的骨头。他坐在地上喘气,周围方圆几百米都是空荡荡的,连个来偷袭他的人都没有。

世道真是越来越难了。天养义心塞地想,怎么做了鬼还那么胆小,还能打死你吗?

天养义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骨头,用断茬在墙上又添了一笔正字。墙上稀稀落落的正字分布看着实在可怜,他想了想,记起自己现在是在十六层。他还想往下就更是困难,好比从小学考到初中,从初中再考到高中大学。当然,天养义没读过书,但他觉得读书也不过就这么难了。

他还能不能回归大部队了?跳着脚要下十八层地狱的鬼深深叹了口气。

活着不容易,死了也一样不舒坦啊。

不,是他们这些恶人死了才不舒坦,心里一个声音说。
那人只会享着他不敢想的福。
怕是还得感谢自己早早送他过去。

天养义想着,捂着眼睛就笑起来,手上的血淌到脸上,又腥又咸。

——一会我杀你的时候,会瞄准最致命的点,让你死得痛快,就不会太疼。
谁不会太疼?
那人只是看着他,也不说话。
只是怜悯地看着他。

仿佛要宽恕他的罪过。
又仿佛在可怜他接下来要受的折磨。

啪。
一声枪响。


大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他是警察,我们是犯人,我们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们。”
我们必须得杀人吗?

天养生无动于衷地说,我们当初不杀人,就活不到现在;一旦杀了人,就回不了头了。人性不重要,活着才重要。

——好个无情无义的说辞。

天养义茫然地想着那人笑时弯弯的眉眼,总是安静地看着他,问他,阿义,你有没有想过以后?
什么以后?
你总不能一辈子刀口舔血地讨生活,那人好脾气地解释,我以后要去夏威夷,在沙滩上支个怀旧音乐的摊子,一边自己晒太阳听音乐,一边租CD给其他日光浴的人。多安逸!
哦。天养义就知道了,这世上除了战场,还有沙滩,有日光浴,有怀旧CD。

天堂会有沙滩吗?

天养生找到喝得烂醉的他,一路把他踢回了营地。
他挨了几百脚,吐得胆汁都呕干了,却躺在地上对天养生大吼,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人?为什么不能选择?为什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他发泄够了,却没有听到天养生的回答。他透过肿起的一缝眼皮,只看见天养生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

他立刻就后悔了。他手脚并用地爬像天养生,抱住大哥的腿,我错了,大哥我错了。
天养生蹲下身,把他搂进怀里。呕吐的秽物和泥土蹭了天养生一身,他反应过来后拼命挣扎,天养生紧紧抱着他,声音艰涩:“对不起,是大哥没本事。”
天养义哇地一声哭了。
他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哭得满脸都是泪,只会不停地说对不起,天哥,对不起。

他不知道那晚自己哭了多久。再醒来时,自己已经干干净净地躺在铺位里,衣服也都换过了。他走出帐篷,看见天养生正在不远处抽烟。

又过了不几天,天养生心情极好地告诉他们,接下了一单大生意,能分到近五千万美金。大哥笑着说,等着单生意做成了,你们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天养恩第一个叫好,又推天养义,你看大哥对你多上心。他有些窘迫地看了天养生一眼,天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而,手没有洗成,金盆却被人端了。五千万美金,连同美好的未来,都开成一朵绚丽的泡沫,永远留在了大海里。

他没想到还会遇见卫景达的弟弟。
这个男孩子还试图和他讲道理,听得他想笑,却好像看到了卫景达的眼睛,在他弟弟的身上看着他。收手吧,你做的错事够多了。
他又害怕了。
他对着卫景达开过的那一枪,无论如何再扣不动扳机。于是他把枪口对准自己,颤抖的肌肉重新有了勇气,他顺利地打出了这一枪。
他做了一辈子伤天害理的事,只有这一枪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可以做个有情有义的好人,可以不一样。然而他再醒来的时候,仍然是在地狱。

他杀了那么多人,不去地狱还能去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话,一点儿都不能信。出来混,就是要还的。

结果他放下的屠刀并非一点用处没有,给他增加了不少功德,让他只被关在第十层。只是他临死前放下的屠刀,死后还得再捡起。他得继续做恶人,才能再见到他的大哥。

他每一天都没有离天养生更近,却每一天,都在离卫景达更远。
他上不得那人的原谅,下不得见大哥。
他哪来的功德?
他不过是一个愚蠢的恶人,一个伪善的胆小鬼。
他才是真正无情无义的人。

地狱里又是一天。手臂在他脚下折断,恶鬼在他的手上求饶。他日复一日地过着这样麻木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他无聊至极的时候就会回想活着的时候,想他们烤着火,喝着酒,说着未来。

那时五千万美元还是一个脚踏实地的承诺,他看着一跳一跳的火星,对天养生说:

“大哥,等给老五他们报了仇,拿回钱,我想去夏威夷,开个怀旧音乐的店。”

评论(3)
热度(40)

© 闲时匿 | Powered by LOFTER